首頁
 
廣州越秀區朝天路2號
020-83332173
020-83342980
gdgcc@126.com
510180

勞動法律師解讀新業態勞動者保障規定

來源: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點擊:時間:2021-08-05 06:27:52

勞動法律師解讀新業態勞動者保障規定

 

 

近日,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國家發展改革委、交通運輸部、應急部、市場監管總局、國家醫保局、最高人民法院、全國總工會聯合發布了《關于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指導意見》[人社部發〔2021〕56號](下簡稱“意見”),該意見共四條、十九款,分別包括了勞動者權益保障、勞動者權益保障規則的補齊、勞動者權益服務、多部門多渠道共筑保障機制等主要內容。
    省民營企業律師服務團、省工商聯抗疫律師志愿服務團成員蔡飛從勞動法律師的角度,對一些主要內容進行解讀,可供參考。

PART

1

強調了企業不得故意規避勞動關系。

在該指引的第(一)款明確規定“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的,企業應當依法與勞動者訂立勞動合同”。

 

PART

2

 再次強調,要防止勞動關系泛化。

雖然強調了企業不得故意規避勞動關系,但第(二)款又規定“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但企業對勞動者進行勞動管理的,指導企業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協議,合理確定企業與勞動者的權利義務。個人依托平臺自主開展經營活動、從事自由職業等,按照民事法律調整雙方的權利義務” 哪怕是有一些近似勞動關系的要素,也要謹慎,防止勞動關系泛化。這個規定,與勞動關系認定從緊,防止勞動關系泛化的態度基本一致。也與《第八次全國法院民事商事審判工作會議(民事部分)紀要》(2016年11月30日)第六條規定,關于勞動爭議糾紛案件的審理“勞動爭議案件的審理對于構建和諧勞動關系,優化勞動力、資本、技術、管理等要素配置,激發創新創業活力,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促進新技術新產業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應當堅持依法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和維護用人單位生存發展并重的原則,嚴格依法區分勞動關系和勞務關系,防止認定勞動關系泛化。”的原則一致性。

 

PART

3

企業不要以為將業務外包,就可以規避一切的用工責任。

第(三)款規定了“對采取外包等其他合作用工方式,勞動者權益受到損害的,平臺企業依法承擔相應責任”。這個問題好理解,首先是應該要根據協議承擔相應責任,且如果發包給沒有用工資格的主體的,則根據法律規定,還可能承擔工傷等責任等等。

 

PART

4

沒有勞動關系,也不得隨意收取保證金等。

第(四)款規定“不得以繳納保證金、押金或者其他名義向勞動者收取財物”此處對于企業的限制,與勞動關系下的權益有一致性,也有一點區別,就是并沒有禁止要求勞動者提供其他的擔保,不知道是立法的疏忽還是本意如此。

 

PART

5

沒有勞動關系,所以不應限制多平臺就業。

第(四)款規定“不得違法限制勞動者在多平臺就業。”根據《勞動合同法》的規定,只有勞動關系,用人單位才能對勞動者與其他單位建立勞動關系進行限制。
這里也要提醒一下各平臺,如果設置了排他性提供服務的限制,會更容易會被認定勞動關系,一些平臺的霸王條款應注意了。

 

PART

6

對于最低工資標準等進行了規定,但范圍有限,且未有較強的強制性。

第(五)規定“健全最低工資和支付保障制度,推動將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的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納入制度保障范圍。督促企業向提供正常勞動的勞動者支付不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勞動報酬”。
筆者認為,首先,這是“督促”,而非強制,兩者完全不同的概念,其次,這種是具備一定勞動關系類似要素的勞動者才有這樣的要求,比如以平臺的收入為主要收入來源,具備經濟從屬性的情形下的勞動者。

 

PART

7

節假日工資要高于平時,要合理,但非三倍。

第(六)款規定“督促企業按規定合理確定休息辦法,在法定節假日支付高于正常工作時間勞動報酬的合理報酬。”
首先,還是一個“督促”的表述而非要求企業應當,其次,法定節假日支付高于平時,但并沒有三倍的說法,僅是說“合理”報酬,空間極大。

 

PART

8

對于平臺不合理的考核標準說不。

第(七)款規定“企業要牢固樹立安全“紅線”意識,不得制定損害勞動者安全健康的考核指標。”此與之前的“督促”表述不同,此處涉及勞動者的健康權,所以表述為“不得”,體現了健康權、生命權無價的態度。

 

PART

9

關于員工的社會保險進行了明確及細化,有些繳納,有些不用。

第(八)款規定“完善基本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相關政策,各地要放開靈活就業人員在就業地參加基本養老、基本醫療保險的戶籍限制,個別超大型城市難以一步實現的,要結合本地實際,積極創造條件逐步放開。組織未參加職工基本養老、職工基本醫療保險的靈活就業人員,按規定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養老、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做到應保盡保。督促企業依法參加社會保險。企業要引導和支持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的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根據自身情況參加相應的社會保險。”
筆者認為:1.此處強調的是五險中的養老和醫療,此也為對勞動者保障范圍最廣、最常見的需求;2.至于生育、工傷,此處沒有表述,個人揣測,關于生育起碼有兩個原因,一是這種沒有勞動關系的情況下如果允許繳納,則可能會發生一些虛構事實繳納生育保險的問題,其次按照法律規定,這是由用人單位繳納部分,由員工自主繳納且享受不合適。至于工傷,后面有規定,由其他險種代替。3.失業保險也沒有,因為靈活用工下,失業與否難以明確。 

 

PART

10

對于因工作受傷害風險較大的行業,有提供保險的強制要求。

第(九)款規定“強化職業傷害保障,以出行、外賣、即時配送、同城貨運等行業的平臺企業為重點,組織開展平臺靈活就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平臺企業應當按規定參加。采取政府主導、信息化引領和社會力量承辦相結合的方式,建立健全職業傷害保障管理服務規范和運行機制。鼓勵平臺企業通過購買人身意外、雇主責任等商業保險,提升平臺靈活就業人員保障水平。”
  筆者認為:1.對于因工受傷害風險較大的行業,企業是“應當”按規定參加相應保險,此與之前表述的“督促”強制性不同,單位為法定義務,為強制性;2.但此處非繳納工傷保險,而是商業性質的“人身意外、雇主責任等商業保險”,這種表述也是為了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因為按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只有符合勞動關系的情況下才可繳納工傷保險。

 

PART

11

即便是一些靈活用工情形,職工也可以獲得工會組織的幫助。

第(十)款規定,企業應“充分聽取工會或勞動者代表的意見建議,將結果公示并告知勞動者。工會或勞動者代表提出協商要求的,企業應當積極響應”。

 

PART

12

工會要主動加強對新業態職工權益保護的力度和范圍,積極引導入會。

第(十七)款規定“各級工會組織要加強組織和工作有效覆蓋,拓寬維權和服務范圍,積極吸納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加入工會。加強對勞動者的思想政治引領,引導勞動者理性合法維權。監督企業履行用工責任,維護好勞動者權益。積極與行業協會、頭部企業或企業代表組織開展協商,簽訂行業集體合同或協議,推動制定行業勞動標準。”
這其中還要求簽訂集體合同或協議,推動制定行業勞動標準。對于涉勞動者的保障的問題,要體現各方合意。

 

PART

13

裁判及調解機構要加強對此類爭議處理的指導及銜接,準確厘清勞動關系與否。

第(十八)款規定“各級法院和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機構要加強勞動爭議辦案指導,暢通裁審銜接,根據用工事實認定企業和勞動者的關系,依法依規處理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案件。各類調解組織、法律援助機構及其他專業化社會組織要依法為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提供更加便捷、優質高效的糾紛調解、法律咨詢、法律援助等服務。”
筆者認為,此次再次明確了要厘清勞動關系與否的問題,從這里可以看出,本意見并沒有為了保障從業者的權益而從寬認定勞動關系的意思。
另外,要求對于勞動者的權益保障提供高效、便捷等服務。

 

PART

14

各部門為從業者提供多角度保護。

第(十九)款規定“各級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要加大勞動保障監察力度,督促企業落實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權益保障責任,加強治理拖欠勞動報酬、違法超時加班等突出問題,依法維護勞動者權益。各級交通運輸、應急、市場監管等職能部門和行業主管部門要規范企業經營行為,加大監管力度,及時約談、警示、查處侵害勞動者權益的企業。”
    筆者認為:1.即便是非勞動關系,勞動監察部門也一樣應當主動提供更好的勞動者權益保障;2.不能因為是新業態,勞動報酬的支付時間以及工作時長就沒有限制,企業不得以非勞動關系,且雙方有約定為由隨意確定拖欠報酬以及超時工作;3.不僅僅是勞監,其他部門一樣有監管的權與責,比如外賣送餐、交通出行等行業,交通運輸部門就可以對企業作相應的處理;4.勞動者在權益受到損害時,除了仲裁、訴訟以外,還可以向多個行政部門反映情況。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作者簡介

蔡飛,省民營企業律師服務團、省工商聯抗疫律師志愿服務團成員,全國優秀律師事務所——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副主任、高級合伙人,全國總工會、司法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第七屆“全國維護職工權益杰出律師”,廣州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法律顧問、仲裁員,廣東省律協勞動法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廣州市律協勞動法律專業委員會主任。

 

供稿:廣州金鵬律師事務所

關閉
午夜老司机在线18勿进,人牛交VIDEOS欧美,2012看免费看手机视频,裸体舞蹈XXXX裸体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